午夜一级理论片

红人馆 | “讨好型人格”的吴昕,挺累吧

从“讨好者”到隐藏狠角色,无论梦想还是需求,吴昕看到了自己,同样也被旁人看到,不再是那个负重前行的透明人。

出圈尝试Rap担当,明知自己是菜鸟级别的存在,也不被老师看好。比起怨天尤人地担心拖累全队,她开始偷偷发力,想要惊艳所有人。

你也是和吴昕一样的“讨好者”吗?

虽然或多或少遗留着“讨好者”的纠结,但自我愈合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如今的吴昕,正在努力成为“人狠话不多”的宝藏女孩。

新一轮公演,她和黄龄蓝盈莹三人成团。首次彩排中,吴昕因为不会任何乐器,不得不让原本商量好的计划推翻重来。随即的采访中,吴昕面对镜头直接崩溃大哭,觉得是自己拖累了整个团队。

原标题:红人馆 | “讨好型人格”的吴昕,很累吧

你以为这只是少数?大错特错。蒋方舟从小就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到了亲密关系中,她却失去了“天才光环”。男友无缘无故在电话里骂她,她没追问原因就一直道歉了快2个小时。对方认为道歉敷衍,挂了电话一直打。蒋方舟看着密密麻麻的来电显示,吓得浑身发抖,即使这样也不敢跟对方说“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,再这样下去我会生气”之类的话。

长期的讨好成为旁人眼中的理所应当,而她自己的需求却变成一种透明。努力在做身材管理的吴昕,希望让大家看到她的减肥成果。至于很多讨好者的内心,其实都在呐喊:求求你表扬我。

吴昕的不自信,早有剧透。成团之初,姗姗来迟的她对自己的评价简单干脆——啥也不会。

最终,女子乐团的计划不得不搁浅,一切都要从头再来。尽管独自面对镜头时内心全是委屈,但她留给队友的却是一句“对不起你们”。

“讨好者”们很累,“讨好者”在求救,他们到底要怎么走出这个怪圈?

至于成为“讨好者”,或许是工作的副作用。作为综艺主持,取悦观众,让他们开心自然是职责所在,久而久之,当对方的需求大于自己的渴望,不让别人失望成了首要任务。

做次自己的“甲方”

莫非,吴昕崩溃的原罪,真的是自身能力和不自信?

吴昕上次的崩溃,是在《我家那闺女》里。跨年晚会,她成了唯一一个被拿掉节目的主持人。吴昕把它翻译成是“自己能力太差”,尽管连她自己都知道,这样的操作是因为晚会超时的无奈之举。

好在,经历了那场崩溃之后,吴昕自信了不少。就像她说的,她把自己曾经的优越感全都埋葬,经历过一波反弹的人生,她开始发现自己。

之所以来乘风破浪,她想追逐自己的女团梦想,以及“一把年纪”才姗姗来迟的自信。

其实,吴昕自己也觉得很委屈,先是鬼使神差地轮到了一首Vocal曲目,紧接着又要面临自己毫无经验的乐器挑战,而这些不是加倍努力就能在短时间内强求来的。自然,委屈的泪水和崩溃的情绪,第一时间打卡。

那时的她,满屏幕都是自信。跳民族舞时的样子,又魅又可爱,很是圈粉。

点点在看

争论过程中,吴昕始终一句话都没有,默默坐在一边等待分工。即使连学习贝斯这种少了些可行性的任务,她也只是做了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包而已。

成全别人,委屈自己,这是“讨好型人格”的“通病”。类似操作,已经不是第一次。个人首秀,姐姐们自己商榷最终出场顺序。别人都在努力掌握最有利的位置,吴昕直接敲定最后一个出场。她不是为了压轴的番位,就像白冰说的,只是不争不抢牺牲自己,成全别人。

既然满足不了所有人,索性成全自己。

换句话说,这就是大家口中常提到的“老好人”,他们从不对他人说“不”,他们总能收获来自周遭的感谢。可是,当你打开知乎豆瓣搜索“讨好型人格”,最热门的帖子里,几乎全是当事人的SOS信号:明明自己的信用卡还没还清,却要偷偷去借呗借钱帮朋友周转;明明周末加班刚帮同事修改好PPT,如今却要把Excel当做附赠的礼物。

讨好型人设,到底有多累?

尽管独自面对镜头时崩溃大哭,和队友排练时,吴昕却是另一幅模样。之所以会有乐器演奏的设计,并不是单纯为了炫技加分。上轮公演中,Dance组几乎全胜,而这回分到Vocal的三人,只是不想输在起跑线上而已。毕竟这是一场比赛,拥有展示自己和突破自我的前提,就是赢,只有这样才能拥有舞台。

是能力问题吗?未必。

于是,它开始质疑自己的工作,质疑自己在《快乐大本营》中的表现,最后连节目宣发物料也不在社交网络上传播,因为她自己觉得羞愧,让大家失望了。

时尚COSMO原创内容

因此,作为组长的蓝盈莹一再推进,甚至提出让吴昕成为说唱担当。随即,策略发生改变,蓝盈莹建议吴昕可以突击学习乐器,女团变成女子乐团。结果,速成贝斯的提议,连专业级的黄龄都是拒绝的,因为这不科学,也不现实。

如需转载,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

蓝盈莹建议不会乐器的吴昕,临时突击一下非洲鼓或是贝斯之类的乐器时,没有其他姐姐来战般的魄力,她说步子迈得太大,有点扯到了自己。

人家说大女愁嫁,她倒是并不在意。无论外界声音如何,自己在情感上绝不凑活。

其实,吴昕的确有真实力收割大家的赞许。2006年,她获得《闪亮新主播》亚军,成为快乐家族一员,一口气超长营业了14年。

姐姐们的乘风破浪,各个炸裂,那种自信隔着屏幕都能传染。吴昕,似乎是个例外。

图片来源

表面上看,这份不自信源于自己的“实力平平”。无论个人首演评分,还是老师评价,吴昕的个人能力和一技之长,似乎都缺少了些闪光点和加分项。这一点,她在首次亮相时就给自己划过了重点。

自信的吴昕又回来了,像极了14年前那个跳着民族舞的女孩。

乘风破浪的吴昕,成了“讨好型人格”的最佳代言。在心理学上,那些“总是把他人需求放在第一位,努力让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高兴”的个体,被称之为“讨好者”。他们总是不自觉地取悦他人,别人的事情似乎永远是最紧急也最重要的。

身为“讨好者”的你,看到自己了吗?

就像蒋方舟的总结一样,为了怕与别人起冲突,让对方不高兴或失望,“讨好者”似乎在负重前行,生活在对方的眼光和评分中。他们会因此忘记自己的心声,为别人更改自己的意愿,哪怕这些讨好点并不是旁人需要的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